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祭舉行 兩組家庭首次參加

2019-12-03 19:37 來源: 新華網

????

????“爹爹,爹爹,我帶著你的三個外孫來看你了!你可以放心了。”12月3日上午,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今冬首場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祭。新確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周萬榮的女兒陶秀華帶著三個兒子在“哭墻”前哭訴對父親的思念。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后代成為記憶傳承的重要力量

????家祭開始前,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召開了“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后代傳承記憶行動”發布會。自今年4月5日啟動該項行動以來,紀念館先后組織了204人次的幸存者及后代參加各類活動30多場,講述家庭在南京大屠殺期間的受害經歷。12月6日至12月12日,南京侵華日軍受害者援助協會還將組織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葛道榮的后代葛鳳瑾等赴日本大阪、名古屋、靜岡、東京四個城市參加證言集會,向當地民眾講述南京大屠殺歷史真相。

????今年8月以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開展了“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后代信息調查采集”工作,截至11月份,共收集了82位幸存者家庭的761位幸存者后代信息登記表及幸存者后代家譜。“作為幸存者的后代,我們不僅應該銘記這段苦難歷史,更有責任把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真相和家人的悲慘遭遇如實向世人講述,為南京大屠殺作證。”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葛道榮的兒子葛鳳瑾說。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馬秀英的曾孫女馬雯倩是一名大四學生,大一時報名成為江東門紀念館的一名志愿講解員,她說:“作為幸存者后代、作為新時代的中國青年,我會傳承好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守護不能忘卻的記憶,捍衛不容否認的真相,維護來之不易的和平!”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表示,未來還將開展去世幸存者及死難者后代的信息調查采集工作,也希望有更多的幸存者后代們參加行動,為南京大屠殺這一世界記憶傳承貢獻新的力量。

????淚灑“哭墻”,哭祭親人

????發布會結束后,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祭在“哭墻”前舉行。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夏淑琴、葛道榮、艾義英、馬庭寶攜后代,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遺屬在“哭墻”前獻花、默哀,緬懷82年前逝去的親人。

????新確認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周萬榮的女兒陶秀華和三個兒子,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魏紹民的孫女魏冬梅一家都是第一次參加家祭。

????1937年12月14日,陶秀華只有10歲,35歲的父親被日軍抓走,她領著小妹從熱河路一路追到挹江門。父親周萬榮遠遠扭過頭說:“大妹,快帶小妹回去吧。”這一面,就是永別。多年來,陶秀華一直有個心愿,確認父親南京大屠殺死難者的身份。接到陶秀華和家人的申請后,江東門紀念館查詢了大量史料,多方核實,最終確認周萬榮為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周萬榮”也成為“哭墻”上第10665個名字。昨天,92歲的陶秀華帶著三個兒子特意從蘇州趕到南京,“知道父親在哪兒,以后就有地方去了,心就定了。”

????“爺爺,我們終于找到你了。”魏冬梅在哭墻前哽咽著說。與陶秀華一樣,魏冬梅一家也想將爺爺魏紹民的名字刻上死難者名單墻,“父親每次說起爺爺的遭遇,情緒都不能自已。”1937年12月13日,魏紹民在營門口拉車時被要求給日軍帶路,他不從,被日軍槍殺,留下母子8人相依為命。因生活極度貧困,除了魏冬梅的父親魏祥發和三伯魏祥生,其余的孩子要么夭折要么送人。江東門紀念館在審核過程中,發現死難者名單墻上有一位“魏少明”,而且原始資料記載中的魏少明家庭住址、妻子魏張氏姓名及遇害情況與家屬提供的情況一致。經鑒定,死難者名單墻上的“魏少明”正是魏紹民。“我奶奶不認字,當年登記時可能產生了偏差。當看到原始資料的那一刻,我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至少爺爺還有東西留了下來,這就是歷史真相。雖然我們不想揭開心里的傷疤,但是還原歷史,給歷史作證是我們的責任。”魏冬梅說。

????據悉,家祭活動從12月3日持續至12月7日,每天上午都會有南京大屠殺死難者遺屬到“哭墻”前悼念親人,寄托哀思。(徐紅霞 楊升輝)

????

[編輯: 楊升輝 ]